你的草莓奶糖

沙雕萧柔正在热恋期。

大概是一些近期的自拍?
【提示后两张双云梦福利(*/ω\*)】

“诶?是小姐姐吗?”
“不。是妖号。”
“噗嗤,我不是妖号哦”
“我知道。”

————————————

我永远喜欢我家美丽大方的先生❤

占tag致歉

【车】
被某位道长掰成武暗

“身为暗香的掌门,兰花先生当然是有着极好的品行和教养,就算再爱吃的东西摆在自己面前,不过也是适当品尝,绝不会多吃,但是却有一样,是无论如何也忍不住的。”

“什么?”

“萧疏寒。”

——————
我又来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段子了

“兰啊…”
萧疏寒有些嫌弃的把靠着隐身一直贴在自己身上的暗香掌门推开,理了理衣襟,叹了口气。

“嗯?”
闻见自家恋人的叹息声兰花先生有些不解了,
“在烦恼些什么?”

“你说,小姑娘喜欢些什么呢?感觉今天来给我拜年的那个云梦弟子,似乎不太开心。”
萧疏寒扶着额头深思着。

兰花先生当然猜得到萧疏寒给对方说了什么,毕竟除了他自家弟子,没有多少人听得下修道之法…转眸一思,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上扬起来。
“我还真知道的。”

“什么?”
萧疏寒显然很想知道。立刻转过身望着他,希望他能告诉自己。

“小姑娘…喜欢看我们两个在一起。”
话毕便微笑着将面前的人搂入怀中。

——————————
啊我在写些什么

emmmmm感觉每天就是转转呦拍拍照,105级却是一个超级大弱鸡,所以说我们暗香真的两极分化严重啊!算了算了,乖乖玩单机游戏吧。

发几张和一位智障武当的合照
这会占tag吗…

还好这世的相遇!【十】


#现代pa
#ABO设
#29岁公司高管亮×19岁大一学生瑜


带周瑜去医院检查完确定怀孕之后诸葛亮便一路上都小心翼翼地护着他,生怕碰到磕到。
“嗳孔明你消停点好吗,又不是玻璃做的,还能碎了不成,你搞得我也很紧张啊。”
周瑜坐在副驾驶座上,在诸葛亮亲自帮他系好安全带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吐槽出口了。
“好好好,亮只是怕太累着公瑾了,别紧张放轻松,不然对孩子不好。”诸葛亮温厚的掌心抚上对方平坦的腹部。周瑜一脸黑线,现在明明还啥也没有长出来,他是在摸什么…。

“过年之后你也别去上课了吧?”
“嗯。”
“我们等会儿去采购些孕妇必备的东西。”
“嗯。”
“要不要顺便去物色下照顾Omega生产的保姆?”
“…嗯。”
“是不是也应该去给公瑾买几件宽松的衣服和内衣?”
“嗯…啊?还…还不用这么快吧,四五个月大的时候…再去买怎么样。”
周瑜有些心情复杂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平坦的胸脯,无法想象几个月后会变得和女性一般丰满,虽然这是每个Omega最幸福的时刻,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


买完东西后诸葛亮带着周瑜在外面吃了晚餐,按照诸葛亮的话来说就是周瑜太瘦了,万一再遇上孕吐,这还不得更加弱不禁风,周瑜白了诸葛亮一眼,自顾自拎起一袋东西大步走不打算理身后人。
诸葛亮笑着摇了摇头大步追上去,接过对方手中的袋子,全都提到一边,空出一只手来牵住对方。
周瑜只是愣了一下,并没有甩开。

“公瑾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诸葛亮你当我傻吗?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噗,好好好,虽然亮只是想试试‘一孕傻三年’这句话是真是假。”
“现在试是不是太早了?!而且,我也不…诶………?”

周瑜感受到了有个略微发凉的环状物挤进了自己的无名指,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什么东西。举起手来看着这枚设计简单的铂金戒指,并没有戒托的设计,而是嵌了一排小小的和自己眸色一样的红色碎钻。
什么…这算求婚吗??为什么这么平淡,我还以为那场面会有多让我永生难忘的。最起码也应该有亲朋好友在身边见证吧?这样默默无闻的,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卖掉一样,这样的感觉不太好啊…。
周瑜的内心活动早已是一出大戏,而诸葛亮依旧微笑着等着自己小恋人从懵逼中反应过来,不过时间似乎有些久了…。
牵起对方的手掌,在白皙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抱歉我太着急了,而且现在你也有孩子了,等头三个月胎气稳了之后,我一定会风风光光给你办一场婚礼的。”
周瑜想到那个时候自己大概已经穿不下男士西装了,就有些头痛,要他穿和女性一样的婚纱,还是有些难为情。
“没事,生完孩子再举办婚礼,也不迟。”周瑜抬起戴戒指的手在诸葛亮面前晃了晃,“反正,人都是你的了。”


回到家后周瑜就被诸葛亮推到了沙发上休息,并洗了水果削了皮递给他吃,让他稍等片刻自己去给他准备洗澡水。
准备好了后周瑜是想着诸葛亮为了自己忙了一天也是很累了,想和他说一起洗,但是诸葛亮看着周瑜光滑圆润的肩头咽了咽口水。
“不用了,亮怕会伤到公瑾和孩子。”
看穿了对方的心思,周瑜轻笑着褪掉了里衣将浴帘拉上。

没有几个Alpha能在Omega面前稳住阵脚,尤其是自己喜欢的Omega。


洗完澡出来诸葛亮早就拿着毛巾在外面候着,把人头发包了起来用电吹风一点一点吹干,周瑜也的确有些困了。
吹完头发诸葛亮把插头拔了下来,一边抱着怀里这个困得眼皮快要睁不开的人。帮他调整好姿势让他躺下盖好被子。
周瑜突然抬起双手搂住诸葛亮的脖子,在他嘴角落下一吻。
“啾,情人节快乐~”
“公瑾也情人节快乐~”
说着诸葛亮也亲了亲人的眼睑,
“晚安。”

tbc

《你长得很像我的梦》【一】


#扁鹊×庄周
#现代pa
#文/言芦


“喂,你是谁?这次又要把我带去哪里?”
扁鹊紧紧跟着自己面前一位蓝发少年,他会时不时转过头来用自己温柔而又担忧的眼神盯着自己。或许他是想看看扁鹊有没有跟上来吧。
但是扁鹊也明白,不管他走得多快,甚至用跑的,那位少年永远都和自己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他甚至赌气坐下来不走了,但是那位少年这个时候便会停下脚步,依旧保持着这个距离。半蹲下来撑着下巴微笑着望着扁鹊。

“你要放弃了吗?”
少年略带空灵的嗓音宛若碎冰撞上白瓷碗般动听,且又带着些许诱惑的气息。扁鹊这下子又来了性质,起身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向少年用力跑去。

没想到这次…这位少年居然让扁鹊抓到了。或许是因为他的大意吧,以为扁鹊不会再追上来。因为以前的确,扁鹊从来不会第二次再跟上来,也因为这样,所以扁鹊才会出其不意。
被抓住手腕少年愣了愣,继而抬头冲着扁鹊微笑了起来。
“被你抓到了,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呢。”
刚说完这句话,本来还好好站在自己面前少年突然化作了无数蝴蝶四下飞走了。这下换做是扁鹊不知所措了,放下了抓着人手臂的手,突然回想起触碰时那偏凉的体温。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


一夜乱梦让扁鹊休息得不是很好,闹钟响了之后他只能满脸不乐意的起来泡茶提神。
又不是什么吸人精气的妖精,也没有和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一次梦完那个人之后自己总是变得这么累。扁鹊拿起茶杯小啜一口,思考着。还有他说什么我们终于可以见面了…总觉得今天会发生些什么。

刚到公司就被经理喊了过去,扁鹊确定自己是没有迟到的,所以并没有多少慌乱。但是走到经理办公室里,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从未在公司里见过的蓝发少年,他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样貌。但是扁鹊却对他有些模糊的感觉。

“经理,你找我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最近不是刚刚完成城西那个项目吗?而且最近也没什么新任务,今天就是想拜托你带着新来的同事在公司里熟悉熟悉。”
“新同事,是指那位吗?”
扁鹊眼神望着坐在沙发上依旧低着头不语的人。
经理有些心情复杂的点了点头,这家伙,大概又是睡着了…他凑近到扁鹊耳边小声着。
“他叫做庄周,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他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睡着的,比如现在。”
“那为什么还要让这种人加入我们公司,他真的不会帮倒忙吗?”
讲到这个经理就很无奈了,这是上面的指示,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这个家伙大概也是哪个上司的亲属,让他出来历练历练罢了。


扁鹊走过去站在庄周面前轻唤着人,但是并没有得到回复,看来是睡得有点沉啊…
没办法只能拍了拍人的肩膀希望能把他唤醒,没想到庄周却直接靠了上来,双手搂住扁鹊的腰部直接把脸埋在对方的肚子上。
这真是下了扁鹊一大跳,他满脸黑线地把人从自己身上掰下来,用力握了握对方纤细的手腕。庄周终于吃疼地睁开了双眼,一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神色不太好的人。

“唔,你好我叫庄周。”
“扁鹊。”
“我知道,你是要带我去参观公司的对吧?”
“是的,还请不要再睡着了。”
扁鹊刚说完这句话,庄周起身站起来又像是没骨头一般往人身上倒去,扁鹊只能接住他。实际上他更想直接让庄周摔死得了。
“你…很累吗?”
扁鹊抱着意识快要涣散起来的人问道。
“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哈。”
靠在自己肩膀上回答着,气息全都喷在脖颈,感觉有些发痒。说起昨晚,又让扁鹊想起了那个梦。说起来庄周也和那个少年一样的是蓝发呢,不过自己总是记不起来那个少年的样貌,不知道他和庄周像不像。扁鹊还是不敢联想假如庄周就是他梦中的那个少年,虽然少年对自己说了【终于可以见面这样的话。】,但是梦中就是梦中,怎么可能会变成现实呢。


“好了好了,克制一下别睡了,我带你去公司转转。”
“唔…好吧。”
庄周努力睁开眼睛,跟在扁鹊身后拉住他的衣角随他去公司内部做了解。

居然还没发现,也罢,反正有的是时间…。

tbc

《捡回来的狐狸变成了美少年》【一】

#韩信×狐白
#人妖共存的时代
#文/言芦

好不容易才放假,母亲居然还要拉自己去参加家族聚餐,韩信当然是死活不干的。因为他也明白,表面上是家族聚餐,实际上还不是听几个姑姑婶婶给自己介绍相亲…想想就烦。

偷溜出来才发现天气意外的冷,买了杯热咖啡暖手,啧,没有地方能去。也不知道怎么转的,就走到一个公园里,刚好有些累,就随便坐在了长椅上刷起了手机打算找朋友出来搞事。


在父亲这个月第四次逼自己和龙族的人和亲之后,李白他终于逃跑了。不是他不为狐族考虑,只是…父亲要让他和亲的对象,是一个长相极其丑陋的灰龙,而父亲膝下…又只剩下自己还没有和亲。思索了一整个晚上,咬咬牙,东方刚稍稍泛白,他便马不停蹄溜出了妖界。
去人间吧,李白是这么想的。

到达人间后,李白这才意识到自己和人类有些不大一样,不把尾巴和耳朵藏起来,很容易就会被人发现的。但是逃到人间已经耗费了不少灵力,再隐藏起耳朵尾巴,可能力不足了…
那就直接变回狐狸好了,李白是这么想的。

不过变回狐狸之后,李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好像更复杂了。所经之处,总是有不少人跑过来揉自己脑袋,挠下巴,甚至把自己抱起来举高高。
这…这些愚蠢的人类,要是让你们知道我是堂堂的狐妖大人,你们还不被吓得屁滚尿流…不过…人间的美食还是蛮好吃的。
李白一口吃掉了小半块饼干,看在你们给我供奉食物的份上,就不和你们计较了。这么想着,主动抬起前爪搭在了面前少女的膝盖上,惹得她一脸兴奋地捂住嘴。


李白心情颇好的在公园里散步,寻找着可以给自己提供食物的人类。走着走着就看见了坐在长椅上玩手机的韩信,哈,下午点心有着落了。
嘴角忍不住上扬,抬头挺胸向人走去。轻松一跃就跳上了长椅,用脑袋蹭了蹭韩信的大腿,抬头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瞅着他。

本在玩手机的韩信被这只不怕生的狐狸吓了一跳,把手机放回口袋慢慢伸出手试探性地揉了揉它的脑袋,得到了狐狸更加热情的回应。

“狐狸,你这是要干嘛呢?”
要你给我买吃的。李白歪头蹭了蹭韩信温暖的掌心在心里默默回答着。可惜韩信感应不到。

突然被人架着胳肢窝托了起来,被人直直盯着…不可言喻的位置。李白突然觉得有些害羞,默默用大尾巴挡了起来。这个举动让韩信笑出了声。
“你这家伙好有灵性啊,还是只公狐狸呢,而且也没有项圈…那么我就勉为其难收留了你吧!”
喂喂喂???李白一脸懵逼。


本还在因为找不到人出来和自己搞事而不开心的韩信,转眼间又因为捡了只狐狸而变得心情颇好。抱着狐狸哼着曲儿回家了。
不对…不能回爸妈家,要是让他们看见自己捡了只狐狸回来,不仅又会被念叨,而且狐狸还很有可能被丢掉。这么想着,韩信决定把狐狸带回公司分配给自己的公寓里。

“古人说金屋藏娇,我韩信今日是公寓藏狐狸。”韩信边给狐狸洗着澡边和狐狸说话,他相信这么聪明的狐狸一定听得懂的。

然而李白现在已经感觉快要炸了,从六岁开始就没让人帮自己洗过澡的,如今却被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小时的男人看光了,而且还扬言要养自己。虽然这样的确比在外面风餐露宿好得多,但是这个人类…他是叫韩信吗?自己真的可以相信他吗…。

被干爽的毛巾包裹起来,又被用电吹风认真地吹干了毛发。李白感觉自己好几天没有这么轻松过了,突然意识到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洗澡身上有味道了,所以来找自己玩的人类才会越来越少…

还没从自己的思维里出来,韩信便端着一小盘切好的生肉过来给自己,李白嗅了嗅有些嫌弃的晃了晃脑袋走开了。还不如给自己吃小饼干呢…真把自己当成普通狐狸了。

“诶你这家伙怎么给你肉还不吃的,不然你要吃些什么?”韩信低下头环胸看着这只挑食的小家伙。
李白小跑过去茶几边上扒拉扒拉着茶几上的一块小蛋糕,希望韩信能明白自己的意思。韩信走了过来将蛋糕拿起来,拆掉包装纸自己咬了一口嚼起来。
“狐狸怎么可以吃这种呢,我明天就去宠物店给你买犬粮。”

李白被人的举动气得不轻,在原地团团转,然后突然嘭的一声变回了人形,尾巴和耳朵依旧没有收回去。抬头气呼呼瞪着高自己半个头的韩信。
“你才吃犬粮,本狐妖可是…”

“你……!!”
韩信目瞪口呆看着突然变成了人形的狐狸,惊得小蛋糕都掉了,这时候李白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冲动做了什么。
“我……”

tbc

我队孔明:你叫哪个看你
我:带我走向胜利的那个

——————
明天就闭学式了!!!!我放假了!